贵州快三走势 > 历史小说 > 大唐官 > 1.鹊巢验尺木

贵州快了3开奖结果: 1.鹊巢验尺木

贵州快三走势 www.mb-cr.com   单于南去善阳关,

  身逐归云到处闲。

  曾是五年莲府客,

  每闻胡虏哭阴山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武元衡《单于罢战却归题善阳馆》

  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  于是高岳对高固说:“黄岑,与浑侍中方面的交涉,便委托给你了?!?/p>

  高固领命。

  接着高岳又要求蔡逢元随即领定武军八千将兵步骑,出陈仓道,向事先答应西门监军使的集结地点奉天城而去;另外又让郭再贞赶赴凤翔府,下令张敬则、扶余淮等汧陇的大将,集齐义宁军八千将兵,同样至奉天城。

  至于自己则还要在鹿角庄“养病”一段时间。

  等到三人离去后,在正堂坐着的高岳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。

  “卿卿,你在做什么?不要去坏梁上喜鹊的巢??!”很快,云韶心疼地喊起来。

  高岳只是说放心我只是看个东西,说着自己取来厨院里的梯子,蹬蹬蹬地爬上去,几只喜鹊惊叫着从画梁上的窠臼里飞出,接着高岳将手小心翼翼地探了进去,先是抓到几片鸟羽,接着就是柴禾和湿泥,都是些鹊巢经常有的,平平无奇,他所想要找的,显然不是这些。

  果然,高岳的手,摸到了块木头,这难道就是喜鹊衔来放入巢中的吗?

  迫不及待的,高岳将那块木头拿了出来。

  春季明媚的阳光下,几只喜鹊生气地绕在他耳朵边飞翔聒噪着,高岳清清楚楚地看到:

  手掌里的那根木头,并不是皇帝所言的,笔管形状的“栋梁木”,因笔管的形状只可能是直的。

  这木头约尺把长,形状是弯曲的“山”字形,“山”字形!

  高岳恍惚间,想起陆贽的亡母韦氏,在皇帝来探病时曾说过,龙无尺木不能飞。

  那三清殿宫主司马承祯也说过,你家鹊巢里的木恐怕不是栋梁木,而是山尺木。

  最初高岳还不清楚山尺木是什么,便写信求助于忘年交的朝中秘书监萧昕。

  萧昕便告诉他一件自己亲历的逸闻,那还是代宗皇帝朝的事......

  彼时萧昕为京兆尹,京中大旱,萧昕听闻有位法号不空的和尚能驭龙布雨,便去求他,不空和尚果然自袖中取出一条很小很小的白龙来,萧昕便说这么小的龙如何兴起**呢?不空和尚笑笑,削下块桦树皮,做成这山尺木模样,随后对萧昕说,我这不过是假龙罢了,不过还是请大尹将其投入曲江当中,也可缓解长安城百姓干热的困苦。

  萧昕便按照和尚所言,将桦树皮和小龙一并投入到曲江当中,结果只见那小龙一入碧波当中,便摇鬣振鳞,暴长至几丈,自池水里如道白练般升空,翻腾在云天间,吓得萧昕急忙打马就跑,没过数十步,背后雷声贯耳,回首望去,乌云四合,雨水倾斜而下,四周白气茫茫,长安顿时笼罩在暴雨当中。

  “咕噜......”高岳狠狠咽下口吐沫,痴痴望着手里的山尺木,不晓得该说什么好。

  “卿卿?”下面的云韶扶着梯子,不知道夫君遭了啥魔怔。

  高岳接着很快下来,将山尺木塞入袖中,很轻松地对妻子解释:“鹊巢当中有块木头不规整,我害怕有倾覆的危险,所以我来换一个?!毖员细咴来颐υ谕ピ旱敝惺叭「甙殉さ闹敝?,对妻子笑了笑,就爬梯子,把这直枝搁入到巢里,而后对云韶拍拍手,“这样鹊巢就稳当了?!?/p>

  看着几只大小喜鹊恢复平和,重新归巢后,云韶侧着脑袋,心想夫君还是心善的,当初他俩还没婚配时,就从调皮孩子那里救过一巢喜鹊。

  就在定武军整备出发时,长安城大明宫,灵虚公主入内,悄悄将高岳单独送来的密信,送到皇帝手中。

  “此次征讨渭北,朕欲委班宏为都统供军使,霍忠唐为副,筹拨军粮、激赏钱,以供应各路兵马,卿以为如何?”皇帝看完密信后,便召来窦参提出这个话题。

  很显然,高岳托灵虚公主,向皇帝直接表达了“钱不济”的担忧,说白了“我信不过管度支、户部的窦参,请陛下以班宏专门供军?!?/p>

  窦参大惊,便说班宏现在管理的是东南的盐铁和转运,度支和户部并不在他的职权范围内。

  “那盐铁这段时间归卿管,度支归班宏管?!被实鄣南敕ú蝗葜靡?。

  归政事堂的窦参心中大怒,心想必然是高岳那混蛋从中作祟,他害怕统军的话,会在粮草、供军上和我发生冲突。

  你不想和本执政冲突,本执政也不想和你冲突!

  于是窦参紧急派人,去宣武军那里,请求刘玄佐尽快出马,领一万宣武军入潼关,准备抢先接过六府党项的征讨权。

  书信到时,刘玄佐正在汴州城外的繁台置酒高会,当他读出信件内容时,幕僚军将无不庆贺,说司徒为朝廷国家建功立业,便在此日。

  刘玄佐也很自得,慨然说如朝廷能用我及宣武军,必定为圣主荡尽北塞胡尘,不过他也谦逊地表示,这只是窦中郎的想法,圣主的诏令还没到,诸位稍安。

  可说归说,刘玄佐在席上已做好人事安排:大将刘昌和他儿子刘士宁随军出征,另外位大将李万荣担当留务,监视淮西、魏博、淄青等方镇——毕竟汴州身处四水交汇之地,是国家的命脉。

  到了晚上,刘士宁脸色严峻,身后跟着一位幕僚打扮的,匆匆到军府里找到父亲,介绍说:“这位是淮南幕府的巡官顾秀,连夜自汴水而至,有要紧事告诉父亲?!?/p>

  “杜次公遣使者来,所谓何事?”刘玄佐吃了一惊。

  顾秀,也是韬奋棚的棚友,不过中了进士后,没有如李桀、黄顺等跟在高岳身后,而是埋没了早年行迹,在前任淮南节度使陈少游幕府里为支官,打理财计,顺带为韬奋棚刺探江淮、东南的消息,陈少游薨后,杜亚接替镇守淮南,但顾秀并未去职,因做事干练,继续得杜亚的信用,是韬奋棚一颗忠诚的“螺丝钉”。

  窦参当上中书侍郎后,不高兴的不但有高岳、班宏,也有杜亚。

  杜亚今年已六十有四,他当初和杨炎是并驾齐驱的,都有宰相之望的,可杨炎当上中书侍郎到被诛死,至今也过去快十年了,杜亚却还没有拜相。

  没拜相就没拜相,可杜亚却听到个更为过分的消息,愤怒之余便派顾秀来告诫刘玄佐。